当前位置:
首页
> 其他 > 警营文化
《西洲曲》与《花塘月色》
发布日期:2017-06-09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

立春过后便是惊蛰了,春的气息渐次而来。树梢上的鹅黄嫩绿,晨起鸟儿婉转的啁鸣,还有那吹面而来的和煦的杨柳的风……

在四季轮回的歌声里,总有一缕溯及既往的感伤。春天的花开,冬日的落阳,远去的青春,以及那风花雪月的诗句,《西洲曲》就是其中难以释怀的一首——

忆梅下西洲,折梅寄江北。单衫杏子红,双鬓鸦雏色。西洲在何处,两桨桥头渡。日暮伯劳飞,风吹乌臼树。树下即门前,门中露翠钿。开门郎不至,出门采红莲。采莲南塘秋,莲花过人头。低头弄莲子,莲子清如水。置莲怀袖中,莲心彻底红。忆郎郎不至,仰首望飞鸿。鸿飞满西洲,望郎上青楼。楼高望不见,尽日栏杆头。栏杆十二曲,垂手明如玉。卷帘天自高,海水摇空绿。海水梦悠悠,君愁我亦愁。南风知我意,吹梦到西洲。

江南温婉的少女,在风光旖旎的荷塘,在人生爱做梦的年纪,怀着那不可说、不可触的相思。然而,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,千百年来,不知使多少男子春心荡漾,浮想联翩。蓦然回首,那万千柔情蜜意,那一份纯真浪漫,如远处消逝的风,再也无从寻觅。诗句四行换一韵,并使用顶真、谐音等多种修辞手法,读来不觉使人迷离惝恍,以致不知今夕何夕,今岁何年。

迷恋《西洲曲》,缘自高中时学过的课文《荷塘月色》。文章的结尾,引用了其中的四句——采莲南塘秋,莲花过人头。低头弄莲子,莲子清如水。近三十年了,始终在脑海萦绕,觉得是极美的诗文。还有文中不同凡响的修辞手法—— “微风过处,送来缕缕清香,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”,清香(嗅觉)如歌声(听觉);“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,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,如小提琴上演奏的名曲”,月色(视觉)如名曲(听觉),一个江南的文人,饿死不吃美国救济粮,难得如此傲骨,成就了北国清华园的荷塘。

荷塘,幼时家乡的古镇也有,现已消失殆尽。黄梅时节家家雨,青草池塘处处蛙,终究成为儿时玩耍中的记忆。穿镇而过的河流,两旁堆满了建筑,满眼的嘈杂、拥挤。记忆中古旧的老屋、青石的桥头、清澈的河流和沿岸的梅花,如同这千年的古镇,湮没在历史的长河,再也无法探寻其芳容。

这么想来,不禁感叹西子湖畔的白公堤、苏公堤了,这于古镇的显要实有不平之处,不就是修两处堤坝吗,我们在河的两岸盖起这么多的房子,怎么也得取一个朴实的名号“正公街”吧?

是非功过自有评说,仿佛春日的一场春梦,空欢喜。

 


作者:王克成 来源:花桥派出所
(编辑:
[全文下载]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